院長的話

我看的不是病,是協助你解決問題。

從事牙醫工作十幾年,最初我認為,醫師的職責就是把病人的病治好就好。漸漸地,我看著就診病人因為病況改善,個性變得更開朗,日子過得更開心,這些無形的回饋,使得我開始從「治療病」,轉為「治療人」。

從一顆牙,可以了解一個人的生活。例如牙齒酸痛,可能是因為蛀牙、牙周病,或是對咬牙的磨耗、磨牙所致,如果是磨牙,便可反映出病人的生活壓力,多半當病痛解決,病人生活上的壓力也會獲得緩解。

黃炫儒院長

高雄醫學大學學士
台北醫學大學碩士
前省立桃園醫院住院醫師
中華民國隱形矯正學會創會理事長
中華民國隱形矯正學會會員醫師
台灣臨床矯正學會會員醫師
台灣福爾摩沙植體學會專科醫師
隱適美認證醫師
時代天使隱形矯正公司認證講師

開業教學,把好的技術分享年輕醫師

我是牙齒矯正醫師,2014年在新加坡的一場APAC隱適美隱形矯正論壇中,我看見了牙齒矯正未來的趨勢。我了解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,於是集結了幾位矯正專科醫師,創立了中華民國隱形矯正學會(TAAO),並開課教學,讓不知道如何使用隱形矯正的專科醫師,可以好好運用這項數位牙醫技術,為病人帶來更舒適的治療體驗。

用我的專業,得到你的信任

一項專業的治療,在過程中沒有超出預期的狀況,讓病人感受到問題被改善了,是建立醫病信任關係的基礎。病人需要知道牙齒為什麼痛,怎麼治療;知道怎麼治療之後,更得清楚明白自己要花多少錢治療;解答完病人的疑惑後,我們再開始進行治療,病人在完全明白治療的過程中,害怕和恐慌就能降到最低,這是醫病信任關係最重要的建立方式。

喜歡做的事,就投入地把它研究徹底

高爾夫球這項運動的生命很長,可以一直打到九十多歲,我十幾年前就開始接觸,我是那種玩一件喜歡的事就會很投入地把它做好。為了打好高爾夫球,我請了教練指導,為了加強腿部的力量、心肺功能,我還上了健身房,把體能調整到最佳狀態,不但打出了興趣,也打出好成績。就是這般對一件事投入的專注力,讓我在行醫的這段歲月中,看著病人不斷地跟著我們成長,於是自我期許應該成長得更快,才能讓他們更好!